最新消息
News

經歷防疫和確診 輔大校友看見時尚精品業新契機

▲Andrew擔任帝國大廈的大使,慶祝影集Friends二十五周年。

  「被標籤為第87例確診。」二○○八年從織品服裝學系服飾行銷組畢業的校友陳宥全(Andrew)談起感染肺炎的經過,格外有種在劫難逃的無奈感。


▲入院後不久,在病房中椅子上擺出幾樣隨身精品,當時只覺得有視覺衝擊感,但回看照片,Andrew覺得特別有意義,彷彿寫盡自己三十多天隔離治療的全過程。

  Andrew長年旅居紐約,憑藉在精品業多年累積的工作歷練,成立了「我的靈感計畫」(My Inspire Project)媒體平台,結合旅遊、美食、藝術、時尚等元素,帶領讀者與觀眾環遊世界、體驗生活。因此受到各地旅遊局、酒店、藝術組織、時尚品牌的合作邀約,工作範圍遍布世界,是個典型為了工作滿天飛的空中飛人。

  二○二○年初新冠肺炎爆發初期,Andrew人在上海,考慮到安全,他提早結束工作返台過年。但三月為了參加巴黎時裝週的工作,他前往歐洲,先在西西里島拍攝旅遊影片,再轉往巴黎。當時歐州地區疫情不嚴重,看起來還在可控制範圍。

  「但很快北義爆發大規模感染,我所在的南義卻毫無戒備,古城中的嘉年華遊行照常舉行。當地人認為那只是稍微嚴重的流感,不會影響到他們的生活,沒有人料想到疫情會擴散得那麼迅速。」

  結束南義拍攝,Andrew飛往法國,他回想經過,說:「我是全飛機上唯一戴口罩的人。」抵達巴黎後他發現巴黎人對於肺炎缺乏危機意識,時裝週如期舉行,每天從早到晚排滿看展、外拍、派對等活動,人與人密集接觸、交談。身在其中,雖然感到不安,但也只能硬著頭皮待下去。

  時裝週閉幕,他與朋友舉辦了一場熱鬧的慶祝派對。沒過幾天,參加者紛紛發燒,醫生判斷是流感。一週不到,他自己也出現發燒、疲憊、劇烈咳嗽等症狀,更糟的是失去嗅覺與味覺,連香水的味道都分辨不出來。他撥打法國防疫電話尋求協助,醫生要求他對著話筒深呼吸,透過聲音研判肺部沒有問題,只是單純感冒。

  眼看歐洲疫情嚴峻,決定返台。他告知空姊自己有疑似症狀,被安排在避免與其他旅客接觸的位置。入境時,也詳實申報情況,在機場接受採檢,被要求搭防疫計程車回家,進行居家隔離。沒想到第二天晚上收到通知,確認是陽性,立刻入住醫院負壓隔離病房。


▲被通知確診後,疾管署派來救護車,將Andrew送往專門治療的醫院。

  「入院第一週,我劇烈咳嗽,都是乾咳,肺彷彿要咳空一樣。到了第二個星期狀況更糟了,肺炎導致胸悶,呼吸緊迫。醫生擔心病況惡化,讓我服用奎寧,看能不能減輕症狀。」Andrew詳述治療過程,「醫生坦誠相告。他告訴我,雖然沒有針對新冠肺炎治療的特效藥,但他們會對症下藥,緩解不適,主要還是得靠病人的自體免疫系統對抗病毒。」

▲為了確保確實隔離,透過雙面開窗的對外窗,院方將食物送入病房。

  好在到了第三週,狀況逐漸好轉,嗅味覺也漸漸恢復,開始能享受食物的美味。接著,咳嗽與發炎的症狀趨緩,人慢慢好了起來。醫院方面再次進行採檢。按照規定,要確認康復,必須三次採檢為陰性,然而連續兩次的採檢結果,都是一採陰、二採陽,這也就是說,雖然病人看似恢復,沒有症狀,但其實仍有病毒在體內殘留。

▲恢復味覺與嗅覺後,豐盛的一日三餐成為每天最大的享受。

  「如果有陽性反應,就得等一週後重新來過。我重複了兩次,到了第三次,也就是入院後第五週才通過三採陰。」Andrew說,三採陰結果出爐的那天晚上,負責照護他的護理長興奮得跑來向他道賀,第二天醫護人員還辦了一場慶祝派對歡送他出院。

  「其實醫護人員才是最最辛苦的。我看他們每天全副武裝,防護衣、頭套、護目鏡、口罩。進我房間穿的那一套,出去時得全部換掉,換另一套才能進下一個病人的房間,避免交叉感染。我不知道他們要花多久時間這樣一次又一次的更換衣服。我住院的三十三天,只有到了最後出院時才親眼看見照顧我的護理人員長什麼樣子,平常見到他們,都包得跟太空人一樣。」Andrew感嘆地說:「我的運氣很好,因為回到台灣,在機場就被採檢,早早確診,立刻治療,在醫院裡安心養病。再加上因為年紀還輕、體力好,康復後沒有留下後遺症。我的法國朋友比我早生病,卻因為法國醫療體系過度飽和,無法即時接受治療,等到他被確診時,肺部已將近50%浸潤,後來雖然康復出院,但肺部受損嚴重。他家住公寓四樓,從一樓爬到家門口,花了二十分鐘,拚命喘氣,呼吸不過來。這些傷害也不知道以後能不能慢慢恢復。」

  然而雖然身體康復,但眼前的疫情確實嚴重影響到工作狀況。對Andrew來說,打擊不可謂之不嚴重。他提起精品與旅遊業現況,感觸良多。他說:「幾個月前我的工作滿檔,現在幾乎都取消了。對精品業來說,如果疫情再持續數月,好多我熟悉的店家,將可能永遠消失。就連大的精品集團對於未來都不甚樂觀,很多損失方面的估計,是以半年或一年,甚至一年以上來評估。旅遊業更不用說,現在誰還敢出國旅行?但我覺得很多事情不能只單看一面,危機也有可能是轉機,人必須學著轉念。就像當初我住院時,心懷忐忑,但後來轉換想法,把住院當成是難得的長假,好好休息、好好睡覺。我喜歡冥想打坐,就每天冥想打坐,還利用病房的空間運動。心先定下來,人才能健康。我覺得產業發展也是一樣的道理。」


▲Andrew抽取七管血液捐贈給政府以及醫療單位,協助疫情與疫苗研究。

  他表示,很多精品廠商、旅遊觀光產業都與他有相同看法,面對疫情,他們並不拚命抱怨,而是視為轉機,思考如何轉型。以往著重實體店面銷售的精品業,開始大膽朝網路購物方向推進,旅遊業也奇招百出,推廣雲端旅遊或是國內旅行,而高端餐飲服務業除了開拓外送市場之外,甚至有名廚開了線上教學課程,開闢出一條以往從沒有發展過的方向。Andrew說:「我認識一個服裝設計師,推出具有設計感的口罩,線上銷售,成績斐然。他光靠著賣口罩就能養活員工。這些事情以往沒有人能想像得到,也沒有人去做,但因為疫情,什麼可能都會發生。我覺得,困境從來不是束縛人發展的原因,而是促使人找到新可能的動力。我相信經過疫情之後,整體產業都將有全新的面貌,值得拭目以待。」


▲經過三十多天治療,終於恢復健康,醫護人員還舉辦了一場小小的慶祝會歡送他康復出院。 

Andrew的「我的靈感計畫」[My Inspire Project):
https://www.myinspireproject.com/
 
My Inspire Project IG:
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myinspireproject/?igshid=z5fryrqu2yhg